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梁子湖新闻梁子湖新闻

梁子湖传说的诗化表达

keyan2018-12-27【梁子湖新闻】人已围观

简介朱祥麟先生长篇叙事诗《梁子湖》,以人间青年秦仲和洞庭湖龙王女儿织黄的爱情悲剧为线索,讴歌了纯真美好的爱情,表现了劳动创造美好生活的主题。全诗以梁子湖地域世外桃源般的祥和幸福生活拉开序幕,以秦仲和织黄的爱情悲剧讲述梁子湖的传说,又以梁子湖地域美好的生活图景结尾,首尾呼应,结构严谨。

       朱祥麟先生长篇叙事诗《梁子湖》,以人间青年秦仲和洞庭湖龙王女儿织黄的爱情悲剧为线索,讴歌了纯真美好的爱情,表现了劳动创造美好生活的主题。全诗以梁子湖地域世外桃源般的祥和幸福生活拉开序幕,以秦仲和织黄的爱情悲剧讲述梁子湖的传说,又以梁子湖地域美好的生活图景结尾,首尾呼应,结构严谨。通过“村庄”“灾难”“出逃”“疑惑”“彷徨”“搏斗”“怀念”“自由”“上岛”“创业”“牺牲”等章节,刻画了织黄和秦仲勤劳善良、敢爱敢恨、敢于反抗的性格,表现了他们为民营造大厦而献身的精神;也刻画了织黄父兄及其帮凶的专横跋扈和为了泄私愤不惜生灵涂炭的丑恶嘴脸,揭示出本诗爱情悲剧的社会意义,表达了广大人民争取婚姻自由和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信念。
  民间故事的表达形式主要表现为口头传播和散文化的文本呈现。从文本的表达策略看,朱先生何以抛弃传统的散文化表达,而采用现代叙事诗的形式来讲述梁子湖的民间传说呢?
  首先,他的传统文化素养是深厚的,他的诗歌情结如大山,巍峨生辉。脱胎于母体的生命,脐带虽断,血脉犹存。深厚的文化素养及痴痴守护的诗歌情结一旦与诗歌文本结合,其叙事,简约洗练,留有想象空间。《梁子湖》的叙事体现在三个维度,一是通过“村庄”和“创业”两部分集中描写了主人公的劳动生活,比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们垦荒播种着希望/秦仲种的棉花像朵朵白云/还有一排排火炬般的高粱/织黄的布机在哼着击壤歌/织出的布匹平整光亮,代表了劳动人民对美好幸福生活的追求。二是通过“老大娘”这一部分,描写了统治者横征暴敛、穷兵黩武给劳动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儿子还不到10岁那年/世道忽然发生变迁/官吏来村庄强征徭役/丈夫被迫要离家戍边,这是劳动人民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真实写照。三是主人公的爱情悲剧,这是诗歌的主体部分。诗中织黄在为民营造大厦中献身,秦仲为保卫家园而死,赋予悲剧以正剧意义。如此容量,作者删繁就简,详略得当,而不影响其丰富的内容。
  其情节,跳跃、闪回、穿插、跌宕起伏。诗作以讲述人当下的梁子湖美好生活作为楔子拉开序幕,用故事穿插故事的形式推进情节发展。秦仲和织黄的爱情悲剧是一个大故事框架,里面穿插了老大娘夫离子散的悲惨遭遇。而这段插曲又牵出织黄的“出逃”以及织黄与秦仲的结合,这就形成了大故事里面有小故事的格局,小故事与大故事息息相关。可见先生吸收了《一千零一夜》的表达技巧。于大故事而言,情节推进又不是平铺直叙的。我们欣赏天上圆圆的月亮,我们追求人间圆满的事理,于是,我们的审美意趣也就喜欢一切划上圆圆的句号。谁说不是呢?可对美好的追求注定不是千篇一律的坦途,也注定不是万世不变的喜剧。生活的本来面貌多姿多彩,惟其如此,朱先生在情节设置上,主人公先是冲破阻力,排除万难后的团圆,旋即又掉进大团圆之后的化鸟深渊。真可谓是一座五光十色的迷宫!诗歌文本灵动跳跃的特点使然!
  其人物细节丰满,个性鲜明。以主人公为例,丛生的荆莽被垦出平地/垒石成田叠翠在山岗/秦仲领头播下粮种/人们将迎来丰收的渴望/织黄的针穿动了/织成了第一张网/秦仲的锯拉动了/造就了第一条船桨,秦仲和织黄是勤劳善良的。我愿为你把伞儿撑起/我的心花已为你开放/鸳鸯鸟儿啊相知相守/他们的爱情比地久,比天长,产生于劳动中的爱情是美好的。当美好的爱情遭到打击时,则表现出对爱情的忠贞不渝,难忘与秦仲温馨的时光/恰如溪流绕着一座青山/男耕女织不觉得辛劳/春风和煦秋月那么团栾,在父兄逼婚、囚禁于家里的昏暗日子里,织黄深深思念心上人。对棒打鸳鸯散的父兄及其爪牙,则表现出勇于斗争的反抗精神,织黄自始至终拒绝嫁给东海龙王的儿子,秦仲则他口衔着通天犀角/挥动了坚实的木棒/打死了一群虾兵/打伤了持方天戟的蟹将。细节描写贯穿了全诗,用来刻画正面形象,正面形象则栩栩如生;用来描写反面人物,反面人物则无不面目可憎,这是由诗歌本身的表达特点所决定。诗歌简化情节的表达,可以腾出手来,突出人物形象。
  这样选择的背后有着朱先生受惠于文化母体的审美追求。诗贵含蓄,民间故事文本的诗化表达,为故事插上了灵动的翅膀,腾挪出想象的空间,为塑造典型人物形象服务。
  其次,形式上的选择为内容服务,内容少不了一番捡弃。我知道的关于梁子湖传说的版本是孟红玉母子的故事,这个版本流传甚广。孟红玉母子故事属于惩恶扬善的类型化主题;朱先生笔下的故事属于爱情悲剧的类型化主题,而又有所突破。朱先生的故事在秦仲与织黄的爱情悲剧里,植入了现代元素,即为民众的献身精神,带有正剧意味,可以牺牲自我;后者缺如。相比之下,选择爱情悲剧的类型化表达,并在悲剧意义上有所突破,显然更具有深广的社会意义和审美价值。这在单纯的爱情悲剧类型故事中是看不到的。

Tags:梁子湖传说

很赞哦! ()

文章评论

网站信息

'); })();